English | 客服电话 021-60821616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媒体看点
今天,我们来聊聊乳房 | 单读
时间: 2017-03-15

 

“我们爱乳房,却没有认真对待,只一味地觉得难为情。”在世界所映射的巨大镜像下,我们所见的乳房意义为何?吸引异性还是哺育后代?隆胸产业何以兴起?而深受乳腺癌困扰的,只有女性吗?


这个温暖的器官长期受禁于昏黄的暗流之下,人们羞于直视,难以启齿。自由撰稿人弗洛伦斯·威廉姆斯于 2007 - 2008 年间成为科罗拉多大学环境新闻学中心的研究员,开始写作《乳房:一段自然与非自然的历史》。书评人郑文,循着弗洛伦斯的思路从人类学、医学、环境史的角度拨开笼罩乳房的情色面纱,探讨现代生活中乳房的健康——人类的未来。




你家装修用多少毒材料,

你的乳房就收集多少毒材料

郑文 


“乳房必须随着每一次怀孕而一而再地建构和拆解,就像凯撒的军队在横跨高卢的战争时,不断地建造城市般的营地,再将它拆除。”

 

自由撰稿人弗洛伦斯·威廉姆斯长期关注环境、健康等主题,并为《纽约时报》等报刊撰稿。她的新作《乳房:一段自然与非自然的历史》,堪称《寂静的春天》之后最优秀的科普写作范本,有人类学、生物学、医学、环境史等知识积累的背书,兼具来自癌症研究中心、环境政策研究所、乳房研究实验室等的数据支持,它可以轻松颠覆你关于乳房的一切旧知识,或曰刻板印象:

 

1.  乳腺癌是一种常见妇女病,跟男人没关系? Yes and No !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列尊营生活过的海军陆战队男队员中,有 70 多例诊断出此病,有很大可能是因当地受污染的水源环境所致(比如苯这类致癌物超法定限额 76 倍)。

 

2.  母乳喂养比配方奶粉更健康? Not exactly 。糟糕生态环境侵入身体,乳房是最大的收容市场。你家装修用啥材料,你的乳房里就收集啥材料。不论你吸了啥“毒”,都会通过乳汁喂给孩子。

 

3.  乳房 X 光摄片可以帮女性预检乳腺癌的风险? Perhaps 。但数据表明,大部分乳腺癌都是通过妇女自检而非摄片发现的。更可怕的是,对于高龄、已潜伏乳腺癌的妇女, X 光摄片反而会加剧潜在的癌症症状。

 

4.  总是迅速召回危险产品的宜家可以说是非常安全?Yes and No!宜家曾宣称不再使用溴化合物——一种上世纪 70 年代臭名昭著的阻燃剂,但当作者从自家沙发上切了一小块送去杜克大学检测后,却发现它使用了另一种相对少见的阻燃剂磷酸三——一样易挥发渗透,被身体吸收汇聚乳房,最终致癌。

 

5.  飞机场脱光了也没用。 No !!!实验表明,如果你脱光了站到男人面前,不管罩杯 A 还是 D ,两百毫秒之内男人的目光都会对焦到这对金苹果上。

 

……好吧,我知道这是生活常识,我只是惊讶于他们的反应时间之如蜉蝣。

 


未读视频 | 是时候聊聊“乳房”了

视频转自“未读”(公众号 ID:unreadsky)


这一本“乳房真奇妙”,主体部分包含十三章,十三幕大戏起承转合,构成一部精彩绝伦的幽默惊悚剧。

 

想起初拿到书那晚,翻了翻尾部厚厚的注释与文献索引,我便斗志满满决心一口气读完。吃好饭回到家,拿到书后两个小时,我已读掉两章,大半夜还笑得停不下来。到读毕前四章,我又去天猫下了个单,地址填的是我生命中胸部最大的一位女闺蜜。我的 A 罩杯即使遭遇了安吉丽娜·朱莉的遭遇也不足为惜, 36D 可就不同了。

 

身为女人,读起这本书来尤感沉重。它循序渐进地阐明了几个核心问题:首先乳房是至关重要的人体器官,围绕它的联想不该是情色,而是事关生死。它界定人类作为哺乳动物的本质属性,它保障后代幸存的一切所需,甚至是人类实现复杂沟通的先决条件:“哺乳以它莫大的新陈代谢效能,让爬虫类和哺乳类的大脑容量有了极大的差异——高达十倍。吸吮的需要造成了颚和舌头肌肉的发展,而这些发展也为某种高等灵长类——也就是人类的语言进化做了准备。”女朋友们,让那些说你胸大无脑的人赶紧醒醒吧。

 

接下来要说的事可就没那么美妙了:像尼罗河三角洲一样小河汇聚的乳腺、怀孕后像北京房价一样暴涨的脂肪,以及像诺曼底海岸线一样可被腺体乳管登陆的基质组织,共同构成了人类的乳房。在这个世界里,雌激素既是它的信仰,也是它的原罪。荷尔蒙支配着从细胞分裂、新陈代谢、毛发和乳房生长到空间作业认知表现的方方面面,而在月经周期中,当雌激素爆表时,女性的语言和精细运动技能都变得更好。遗憾的是,我们所处的环境中(塑料就是一个巨大温床)存在太多高危却常常不为人知的人工合成雌激素,它们带来的改变,只有毁灭。比如为了防止妇女流产,上世纪 30 年代普遍使用双酚 A 。这种物质后来普遍应用于包装衬料或填充物中,而误食双酚 A 的老鼠有将近一半产生了异常卵子。

 

今年入围奥斯卡的影片《二十世纪女人》中,女儿与子宫癌缠斗后被医生告知,她恐难再有生育可能。原因是她的母亲在怀孕期间服用了另一种防流产的雌激素药物 DES 。这就导致女儿比普通人有更大几率罹患生殖系统癌症、子宫畸形、包括乳腺癌。 DES ,如此臭名昭著,乃至于它成为影片中一个经典时代横切面,跟大萧条、二战女子飞行员、朋克音乐接受史、直言不讳讨论高潮的女性主义书籍、里根总统等等一道,入围为时代注脚。


 

讨论这些历史可能已有些不合时宜。但即使到今天,全球化既不能将文明科技进步快速地平均分配,有时候也受制于政治经济地缘的既成格局,无法保证各领域“绿色标准”的国际通行。 PM2.5 指数要奉行两套系统的我国就不说了,对岸的美国又怎样呢?本书作者是美国人,“欧洲月亮更圆”的例子俯拾皆是。

 

20 世纪七十年代美国联邦政府颁发法令,禁止汽油和油漆含铅,乃是因为经过科学家成千上万样本调查后,数据显示,配方奶和母乳中含铅会导致婴儿平均智商分数下降 4 分。

 

上面说的 DES 恶魔, 1971 年即被禁止孕妇服用,但它依旧获准在美国制造直至 1997 年。美国政府将民主基石之一“无罪推定”放肆地推衍到了化学领域,每一种化学物质在被证明有害(往往要耗费十几、几十年)之前,都被当做无害,准许直接上市。而在欧洲,需要先做安全研究。就这样,每年有超过 700 种新物质拥入美国人的乳房。即便在现有的八万多种里,也只有区区数百做过健康效果测验。 No way to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

 

连奥运会开不好的巴西人都设置了人奶银行,鼓励巴西妇女尝试母乳喂养,而对于 5% 天然办不到的,由国家管理着来自十万捐赠者、由消防队员收集的乳汁,保障他们母子生存。

 

20 世纪的乳房研究融合了一段自然与非自然的历史。环境危机也终究是个世界性的问题。独立科学家们分散于政府、大学或环保团体的研究机构中,很少得到权威或资源的支持。他们或者受着本能兴趣的驱使,或者因家人甚至自身经历迈出这一步,在实验实一待就是一辈子。研究动物母婴营养的奥夫特达尔博士曾在南极附近零下 28 度的低温下,将橡皮制的袋子套上哺乳期母海豹的头,以便手动为她挤奶,好获取到那份脂肪含量超高、“有鱼腥味”、“寒风一吹就会变成奶油”的乳汁样本。澳洲学者彼得·哈特曼飞过矿堆上空时,在平滑起伏略成圆形的盐矿堆启发下,萌生了用测量大片土地的立体测量技巧来测量人类乳房的方法论——这一领域少有的香艳时刻。


 

当乳房吸收周围物质成为“有毒资产”这条食物链被反复论证,没有人可以幸免。哺乳的母亲不仅把宝宝所需的脂肪、糖类输送出去,也同时哺喂了涂料稀释剂、干洗液、木材防腐剂、厕所除臭剂、化妆品添加剂、汽油副产品、杀虫剂、杀菌剂、阻燃剂……我从未设想我们疾病化的社会结构竟然可以拥有如此浅表的环境隐喻,也难怪《财经》副主编罗昌平离开媒体后,去做了一款据说源自德国的第三方消费品测评 app “优恪”。几十年来大家为了隆胸,先后不要命地把玻璃球、象牙、木片、花生油、蜂蜜、羊奶、牛软骨、特氟龙、尼龙、石蜡、硅胶塞进胸前紧贴心脏的切口里,则成了这个疾病环境隐喻的一支复调。

 

鲨鱼吸收了巨量的海洋陆地污染物,爱斯基摩人吸收了包括鲨鱼在内的一切地球污染物。可是,作者幽幽地打趣道,位于食物链顶端吸毒尤甚的,其实是爱斯基摩人那正在吃奶的宝宝……

 

阅读此书,不免忧心忡忡,深觉周遭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场,而身边人等均以不同形式助纣为虐,同时炮制并享受着亲手制造的种种毒物。“原本是进化护身符的母乳,如今却可能使我们衰弱。”如此一来,将一个新生命带入世界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作者: [美] 弗洛伦斯·威廉姆斯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一段自然与非自然的历史

原作名: Breasts: A Natural and Unnatural History
译者:庄安祺
出版年:2017-2



编辑 |  嫌仔  

单读出品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欢迎投稿    |     企业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社内资源访问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3-2014  社址:上海市中山北路3663号  邮政编码:200062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沪01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90037 沪ICP备1002853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1446号